完成圖這輩子都不可能有的,只有魚是真實的。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Will/Neal」Consults (PG-13/crossover)

Title; Consults
Fandom; Hannibal / White Collar crossover
Characters/Pairings; Will Graham/Neal Caffrey
Theme; 1.
Rating; PG-13
Summary; Will has consulted Neal for the Red Dragon. They did something special before.



「我以為FBI是不會給自己的探員做側寫的」 Neal Caffrey不安地用食指勾了勾領口,他試圖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個打得非常完美的領結上,但他的皺到一起的眉目馬上暴露了他渾身不安的空氣。Neal正被這片空氣釘得緊緊地,絲毫不敢從那張置於花假錢的椅子上移開,他討厭槍,但是這位雅賊此時卻巴不得椅子底下能憑空出現一把槍哪怕只是一把小刀也好,至少能幫他爭取到活著走出房間的機會。

「你只是個局裡的顧問而已,並不是罪犯」Neal並不介意面前的人的頭髮正在把雨水滴到June漂亮的地板上,老實說他根本不在意這個,一百種逃脫方案像二進制代碼一樣沖刷過他的腦海,就像Peter快要抓住他的時候一樣。而他面對的人比被一個溫和得像飼主一樣的探員要危險得多,他是這麼認為的。而木地板在那人的走動下吱呀作響,穿著長大衣的男人向他靠近。

「看來Freddie的讀者群要比我想像中更大一點呢,還是說所有的聯邦探員都是她的粉絲啊」男人瞥了一眼躺在桌子上的iPad,犯罪網新刊登的案發現場照片亮著與房間格格不入的紅色冷光,一旁還有另一張更加冷漠的抓拍──從巴爾的摩精神犯罪醫院走出來的FBI顧問,與負責調查他的犯罪行為分析部局長分道揚鑣。Neal的訪客脫下一隻手套,輕輕地觸碰著屏幕,念道:「前FBI側寫師Will Graham無罪釋放,真正的切薩克皮克開膛手為他準備的「禮物」成為了證明他無罪的證據…你不相信,對嗎?」他偏過頭問Caffrey,脫下另一隻手套,指尖穿過帶著水珠的蓬鬆捲髮往後梳去。

「很高興再見到你,Neal」

「叫我Agent Caffrey吧,我們還沒有那麼親密」

「嗯,沒有親密到像你的上司一樣。你還不是個正式探員呢Neal」

「你也不是」

Neal直視著那雙在柔和的黃色燈光下閃閃發光的綠色眼睛,他已經不敢細想那裡面到底藏著的是殺意還是真誠,開膛手的事情當然不會只包裹在行為分析部里,最近也成為了白領精英部的熱門話題。他只去過一次行為分析部,為了一次Crawford的委託鑑定──那可真的不是一次愉快的經歷,即使讓他鑑定的是「紅龍」。從巴爾的摩回到曼哈頓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Neal從來沒想過同樣是玻璃門包裹著的FBI部門,氛圍竟然差距如此巨大。光是文件的翻動聲變成了鋸骨刀的滋滋作響這一點已經夠可怕了,整個行為分析部就像他曾經潛入的地庫一樣,瀰漫着黑暗與死寂的氣息。Neal如此感謝在中途碰到能為他指路到大門的兩個驗屍官,儘管他們在迎面走來時興致勃勃地討論者牙仙的受害者們。

「好久不見了」

Neal可是一點也不欣賞這句問候,他不希望Peter發現Will Graham出現在他的房間里,更不希望他會發現Will跟自己的關係。兩個顧問,一個犯罪側寫顧問,一個藝術罪犯顧問,說不上哪個更好一些更別說是兩人都是某些案件的嫌疑犯了。

「我以為你在觀賞過紅龍之後會對水彩產生興趣,沒想到油畫還是你的主修啊」Will拾起一點從調色板上剝落的色塊,放在指腹里,嗅了嗅上面的氣息。他皺著眉狐疑地看了Neal一眼。「你畫了大廈?」

「只是個小練習」

「Agent Burke可不喜歡看到德加的畫出現那麼完美的臨摹作品」

Neal更加坐不住了,他不敢讓自己的視線落在那部手提電腦上,他極力使用視線誘導Will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其他畫作上。

「請你不要太緊張,我這次來是為了諮詢的,呃,你可以當我的顧問嗎?不是關於藝術品」

Will褪下那件顏色深沉的大衣。

出乎Neal的意料之外,Will徑直向他走來,不帶一點猶豫的擁住了自己。Neal的肩口被灑落下了一片吐息,Will Graham的鼻尖抵在他的襯衫上,比Neal稍大的身軀完整地貼在了他的胸膛上,Neal在感覺這個姿勢十分彆扭的情況下還留意到了另一件事。

「你發燒了」那件襯得Will的瞳色十分漂亮的祖母綠襯衫領口邊緣已經染上了一層更深的墨綠色,順著他的髮梢滑落到頸口的不止雨水,還有令他不停發抖的冷汗。



Neal此時已經完全相信面前的人不是來把他創作成另一樣藝術品的兇手了,他不顧Will正貼在他的脖子上,像隻犬類一樣摩挲著。Neal只想竭力保持冷靜并嘗試用最快的速度解開Will的鈕釦再把他扔進浸滿熱水的浴缸里。Will的舉動突然讓Neal在動作的雙手僵住了,傾身于Neal的人正親吻著他線條優美的脖頸,柔軟濕潤的嘴唇輕輕地吮咬著動脈凸起的皮膚,那可沒有給出想要撕咬Neal的信息。他還驚恐地發現Will跪了下來,他的腦袋滑倒了半身下,抵著自己的腹部,一團亂髮把自己的襯衫下襬全部濡濕了。

「別亂來」Neal竭力在椅子支持不住他們的體重前迅速地脫掉了這個人的襯衫,隨手扔在了一旁,不顧一切地結束了這個互相支撐的姿勢隨後把Will推進了浴缸,把他最後的褲子也扔到了一邊,重重地關上了浴室的門。

「如果你還沒病到不能動的話自己在架子上拿毛巾!不要這樣亂七八糟地闖進別人寄居籬下的地方!」Neal在狂亂的心跳中向浴室的縫隙大吼,手忙腳亂地也解開了領口的鈕釦,剛剛被啃咬過的脖子一側還留著Will的氣味,Neal多想把自己也扔進水裡好讓自己從他的味道裡脫困而出。



「真是糟糕極了」

Neal Caffrey倒在了那張凳子上,臉龐滑落在了掌心裡。

他到底想要從我(顧問)這裡得到什麼呢?



tbc
Yeah我想寫這個拉郎好久了嚶嚶嚶你說他們都在FBI怎麼可能沒碰過面嘛Neal肯定有給Will好好補過課…!!顧問們真是太萌了太萌了我只是晚上夢到已經不好了(。

评论 ( 1 )
热度 ( 6 )
  1. 兩小無猜Kreslit 转载了此文字
    两个受的交集?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