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圖這輩子都不可能有的,只有魚是真實的。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Daredevil/Spider-man」Matthew (PG)

Rating:

  • PG

Fandoms: 

  • Spider-man

  • Daredevil

  • Marvel

Relationship: 

  • Matt Murdock/Peter Parker

  • 這是個關於Pete的鎧甲的故事。

  「……not destroy, and where thievesdo not break in and steal…(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銹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

  「──For where your treasure is,there your heart will be also(珍寶在何處,心也在何處)」

  「……The eye is the lamp of the body.If your eyes are good, your whole body will be full of light.(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

  「Matthew.(馬太福音)」

  「我的眼睛是黑暗的,彼得」

  「但是我確認你清醒無比,晚上好,Matty」蜘蛛俠的手從窗框上鬆開,輕巧地翻進了地獄廚房的律師家。「再说,你的眼睛很漂亮」

  彼得的睫毛快速地擦过马特的眼睑。

  「你確定清楚我很清醒?我可是什麼都沒看見」默多克律師的鼻尖沿著空氣中漸漸顯得更為深厚清晰的年輕男孩的味道尋去,那隻在自己禱告的時候沒禮貌地翻進家裡來的小蜘蛛已經逃開了自己的手,徑直朝他的冰箱走去。

  彼得意外地沒有馬上回話,至少在五秒鐘之內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馬特判斷他把那雙被灰藍色墨漬染上的帆布鞋留在了學校儲物櫃里,那雙被彼得抱怨了好幾次的破鞋還是一直陪伴著主人。果然不出五秒鐘,彼得的聲音在馬特的廚房里溜了出來,夾著叮叮咚咚的翻動聲。

  「天哪馬特,我理解你家裡不需要掛一面鏡子你也能在出門前把自己打理整齊,可是連只勺子或者是刀子唉管它什麼東西只要是能反光的就行,怎麼連個碗也沒看到」彼得咕噥著把雪櫃里的沙拉盤撥到一旁,接著又苦惱地翻出了一盒牛奶,在與沙拉醬和幾包冰袋大戰過後,他終於稱心如意地結束了翻動聲和馬特冰箱裏的小冒險。就在彼得扯下面罩,猛地一轉身的時候,律師的臉已經湊到了他的鼻尖,不懷好意地皺起了眉頭。彼得還興高采烈地舉著他的黃油刀。

  「你在未經允許動用一位專業律師的私人財產誒,Spidey,而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馬特彎起了他的嘴角貼向了夜間的唯一亮光。他這次沒有停下動作,愉快地讓自己淹沒在彼得.帕克驟然急升的心跳聲里。蜘蛛俠的心跳並非像他的面罩和制服一樣一成不變,儘管皇後區的路人們只能看到紅藍制服的友好鄰居在不停地拯救生命,他們甚至無法判斷紐約的英雄是誰披著面具擔當的,但距離皇後區碎裂的公路不知道多少個街區的盲人律師,卻能在事務所里清楚地聽到那份屬於彼得堅強得不尋常的生命鼓點。堅定,有力地,帶著主人血液里跳動著的活力一下下敲擊在身體里。在他一年多以前帶著絮亂不穩的心率掉在馬特的教堂頂上時,馬特就決心要讓這個奇妙的節奏時刻響徹在耳邊,就像彼得隨時都會滑進他家客廳窗戶一樣。他的男孩帶來的珍貴的心跳聲敲開了像教堂石壁一樣堅硬的,馬特的心,在那看得見的聲音里醞釀出的感情洶湧地叫囂著瀉出了馬特的理智以外,它向彼得投降,貪婪地把這、新生的植物一樣生機勃勃的高中生浸沒在自己的愛意里,一點喘息的餘地都不留給彼得。

  「停停停停停」彼得終於逮住了馬特的破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推開了收回舌頭的馬特。彼得暗自慶倖廚房裡就算有燈馬特也看不到他紅到了耳根的臉,更別說剛剛被蹭得一片酥麻的頸窩,經驗告訴他如果讓這個混蛋律師放縱自己今晚可就不好過了。

  馬特狡猾地舔了舔嘴唇,停留在上面的味道非常好,它屬於馬特的認知里「嘗起來就像蜂蜜水一樣令人非常愉快的味道」,眼前還裹在制服里微微冒汗的少年瞬間被這個有意的小動作撩撥得心煩意亂。

  「注意形象,檢控官先生──」

  「我也有時受僱於被告,彼得」

  該死!他為什麼要一直用那種聲音叫我的名字──

  「彼得」

  天哪又來了。

  「默多克律師,麻煩先把你的手挪開,我手裡還拿著一把刀呢!鑒於你家連塊能反光的東西我都沒找到──」

  「你不夠我熟悉這裡而已──」

  「──我只好拿它當鏡子啦,明天高中有一場重要的答辯,相信我,一個穿著帥氣正裝的彼得.帕克──紐約將來的教授──才能得到導師們的好感呀,因此我不能讓身上的傷口暴露出來好嗎,犀牛人能不能離學校遠一點──」

  彼得吐出一長串解釋,希望它們能讓馬特安分地暫時放過他。黃油刀的光晃在了蜘蛛俠的紋章上面,蛛腿順著戰甲底下結實的肌肉向下延去。

  「──Harry告訴我,這次旁聽的導師團百分之八十都是尖酸刻薄的中年女教授,Harry今天早上向我保證只要我明晚帶盤有趣的電影準時到他家,他就能花那麼一兩個小時幫我打理下外表,你知道蜘蛛俠只是一介普通高中生,整理形象這種事情非常需要我的摯友、奧斯本家的少爺來幫忙……」

  馬特拒絕再聽他囉囉嗦嗦地吐出那个青梅竹馬的名字。 他的指尖陷进彼得的鬓发里,擦著彼得微微發燙的耳廓邊緣別到了耳後,順勢用力堵住了蜘蛛男孩的嘴。

  馬特的另一隻手在他的腰上收緊力道,他毋需掩飾大人的嫉妒心,他是個對工作跟朋友都非常忠誠的律師,但卻抵不住在彼得面前流露一點狡猾的計劃。只需讓彼得主動感受到他的嫉妒心就好了。馬特抓住彼得喘息的瞬間繼而咬住了他的下唇,舌尖貼著牙齒與脣瓣交接處划過。在彼得的舌頭追出來之際,馬特又鬆開了懷抱,向後退了一步。

  「去洗個澡吧,Spidey,浴室裏還是有鏡子的」

  馬特撿起彼得摔落的黃油刀,放回了冰箱,任由那張染滿潮紅的臉寫著大大的「你就這樣扔下我」的迷惑。

  「Matty…」

  上帝。

  馬特覺得自己的把戲一點用也沒有,至少在這個聰明絕頂的天才面前,彼得身上的某種魔力牢牢地,比他的蛛網還強力地將馬特吸引過去。在蜘蛛俠的蜘蛛感應開始警鈴大作前他已經哐當一下被撞上在了冰櫃上。一下下警鐘跟瞬間點燃的情慾輕易地在高中生的腦袋裡爆炸了,那具比他寬厚得多的身軀激烈地擠壓著他,摩擦著,馬特的血管中噴薄而出的熱度連裹在戰甲底下的肢體都要被灼傷了。

  「Ma…Matty、停下來!不然我要把你揍飛了!」彼得幾乎是貼著馬特的齒尖威脅的。蜘蛛俠擁有超出一噸的臂力,但他的肉體,心,靈魂都推開不了這個一直在入侵他的男人。他啃咬著馬特的下巴,舔拭過中間的一根發白的傷疤;他親吻過馬特的眼睛,本應被放射性廢料奪去亮度的瞳仁在那些數不清滾燙的吻落下時閃著灰藍色的亮光——沒有焦點的瞳孔卻一直牢牢抓著彼得,就像彼得夜行時永遠也擺脫不掉夜空靜止不動的繁星一樣,連其中的霧霾也會被馬特的溫柔一掃而空。

  彼得小心翼翼地保持著跟親近之人的距離,懼怕他付出的各種感情會給愛他的人們帶來危險,萬一最後一瞬瞥見的將是他們滿布血痕的臉,那會把彼得.帕克徹底撕碎的。

  這種近乎無比嚴苛地被彼得建立起來的保護網──蜘蛛俠的秘密在他掉在教堂頂上時就被打破了。知曉這個秘密的人用他的秘密作為籌碼換取了擔任新的避風港的職責。

  地獄廚房的雪花在撲棱到馬特的窗子上前一刻就融化了,順著被暖氣加熱的窗櫺流下。

  「嘿,彼得,你怎麼了」

  吐出輕輕的一聲歎息后,一顆淚珠在沒有知會主人的情況下湧出了彼得的眼眶。

 

tbc


最近補起了Team-up,不過也十分想把腦洞填了...其實就是一點對dds的理解吧TuT 這對給我的感覺真是太特別了,兩個互相舔舐傷口的英雄,鮫子說這是在比慘的路上越走越遠的兩人(。

  •   此處的Peter仍是城中高中的學生.

评论
热度 ( 23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