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圖這輩子都不可能有的,只有魚是真實的。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黒バス・黄黒」Unknown Line · Chapter-2

Attention: ▶  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 映畫パロ的黃黑

               ▶劇情挪用及捏造有


Unknown Line·2



>火車




  黑子不是個出色的獵人,因為黃瀨無數次在黑暗中看見他只是重擊了吸血鬼之後讓他們逃之夭夭。


「明明子彈應該是貫穿了他的頭顱的,為什麼小黑子無法殺死吸血鬼呢」


  黃瀨仔細檢查著彈藥盒,


「唔?」

  彈盒裡僅剩的3顆子彈滾到黃瀨的掌心裡,「它們不是銀制的」異常不同的觸感,不夠重。

「我稍微覺得這些話說的有點不合時宜,黃瀨君」

黑子搶過手槍——裝彈——


「後面交給你了」


  黃瀨把被子彈擊中的頭顱用戰斧一分為二。

  「有點痛快呢,這樣的戰爭」

  黃瀨用肩頭擦掉噴濺到臉上的黑血 

「真噁心」 

「你喜歡戰爭嗎,黃瀨君?」

「不,我只是喜歡跟你一起狩獵」

「得了吧你只是喜歡刺激的生活」

「我喜歡的是小黑子誒!」

「閉嘴帥哥」


  黑子一腳把吸血鬼被黃瀨砍下來頭踢出火車外。

 

「唔?這是什麼書,虧你在這輛裝滿了吸血鬼的火車上還能看書啊」

  黑子沒什麼血色的指尖撫摸著黑皮書上用銀線繡成的字母。  


「法律,我想當個律師呢」

「如果這場戰爭之後,你還能活著的話,說不定我可以推薦你去當個政客,黃瀨君……」

  黑子疲倦地依偎在黃瀨身邊,有點腐臭的血腥味被擋在這段車廂外,不斷有吸血鬼試圖從車廂頂部突破屏障的聲音。

  「太可惜了他們不知道我提前灑了銀粉,所以,睡吧小黑子」

  「……1793年的逃奴法案跟個人自由法的矛盾是什麼?黃瀨君」

  「憲法規定所有出逃的奴隸必須被返還給他們的主人;但是,個人自由法聲稱人人生來自由,在個人自由法的規管之下,所有人都不能被奴役……」黃瀨迅速背出那些深深刻在記憶中的條文。

 

 「Brilliant……」


小黑子的手真的的冷的像冰一樣呢。

搖晃的車廂中,黑子被黃瀨輕聲念誦法律讀本的聲音誘惑進夢鄉。黃瀨的聲音讓他稍微減輕了一點難以忍受的——


「饑餓」

  

  獵人黑子從黃瀨身邊消失了一整個月,等黃瀨再次在市集上被他嚇到差點尖叫的時候,已經是冬天了。

  「早安黃瀨君」

黑子瞟了一眼黃瀨的衣著,從城裡富商那借來的西服,

「真是考究的領帶,黃瀨君,這麼說你真的打算開始拉選票了嗎」


 「不是小黑子說的任何事情都要有兩手準備的嗎?我只是準備了一條退路而已,嗯……為以後的生活跟事業進行打算」

 

「原來你不再享受戰爭了啊」

「我更享受的,是解放這個國家的戰爭,這個民族的靈魂追求自由!我想建立起這樣的永恆自由的國家!」

  黃瀨慷慨激昂對他的聽眾發表著演講,同時取下那頂高腳帽,稍稍被蒸汽壓平的金髮從帽檐滑下,重新搭在他的前額上。

  「黃瀨君,變了呢……」

  黑子伸手摸了摸黃瀨日漸成熟的臉頰,那張吸引人的臉龐的線條變得比以前堅毅不少,他再也不是那天晚上為了追逐刺激而去尋找吸血鬼的毛頭小子了。

 

「你覺得我不再致力獵殺吸血鬼了?」

「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厭倦跟我一起戰鬥了而已」黑子的手馬上被黃瀨抓住,團在他寬大的手心裡,本身體溫就過低的黑子此時卻被黃瀨的體溫逐漸溫暖,感覺到人類的體溫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不,只是感覺你好像找到了比吸血鬼更永垂不朽的東西了呢。對了,聖誕快樂,黃瀨君」

他翻過黃瀨的手,一排銀幣躺在黑子的手套上

 「必要時候,這7枚銀幣會是你最後的武器」

  


黃瀨接過銀幣,俯下身來親了親黑子的側臉。

 「誰說我厭倦跟你並肩作戰了,跟我來」

  

  >

鑄鐵廠


「惡魔背叛上帝的象徵就是這銀製品,銀是上帝的血液」

  黃瀨小心地把在火舌下融化的銀澆灌在那柄鐵斧上,對吸血鬼最強的詛咒液體正發出茲茲的響聲,氣泡從中迅速被逼出,流動著的銀迅速凝聚成堅硬的武器。

  

「我覺得,」黑子舉起斧子在鑄鐵爐的火光下仔細地端詳著,「如果你不介意一點小小的靈感的話,我能讓戰斧變得更強」

  

黃瀨燦爛地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

   


「小黑子」

「什麼?」


「你給我加了一把槍誒」

黃瀨舉起比之前更重的戰斧,那上面有保護他的雙重屏障。斧柄末端是中口徑的槍管。


「請務必只在必要時候使用,黃瀨君」是剛好能塞得下銀幣的尺寸。


  這樣小心告誡著的黑子,看上去比平時更蒼白消瘦。黃瀨注意到,從見到黑子開始都沒怎麼見到他進食。黑子袖口露出的一小截手腕上顯出淡淡的血管影子,但是並沒有血色爬上他的臉。

 

 「我好餓……」

 

  黑子試圖拿起黃瀨的戰斧,但指尖接觸到的時候卻將它狠狠摔在了地上,他摔倒在地上,這一下衝擊掀掉了黑子偽裝平靜的面紗,他無聲地喘著氣,但卻使不上力氣。

「快點……走開…………黃瀨…君」

「跑……」


「小黑子你怎麼了!喂!」

  黑子突然一頭栽在了地上,像屍體一樣一動不動。黃瀨繃緊了神經跪在沙地上,他剛碰到黑子細碎的頭髮時手腕被突然抓住,手像鉗子一樣狠狠禁錮住黃瀨手腕的黑子猛地抬起頭,在有點淩亂的劉海下面,那雙寶石般的藍眼睛不再閃著原本的色彩。

 

  紅色的,像血一樣,在他身上唯一一點血色。

「快、跑……」

從黑子薄薄的唇瓣中擠出最後一句警告後,他露出了自己的利齒。

 

「你的血液看起來……不要、看著我」


黃瀨君……快跑


「很美味……」



快跑——!!


评论
热度 ( 2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