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嗎朋友
::: 請點開全文閱讀:D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黒バス・黄黒」Unknown Line · Chapter-3

Attention: ▶ 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 映畫パロ的黃黑

▶劇情挪用及捏造有


Unknown Line·3


 

  已經太久沒有吸食過血液的吸血鬼獵人,完全暴露出了惡魔賦予他的殘酷本性。

  

「我要……血」

  理性沒辦法壓制住黑子瘋狂的渴望,黃瀨的領口敞開著,他渴望在那漂亮的脖子上刺入自己的牙齒——

就一下、

 

我在想什麼呢那是黃瀨君

 

那是黃瀨君

黃瀨……涼太……誰、

好餓

好餓

 

 

  接下來佈滿血絲的眼球中映出往斧頭的槍桿中塞了一顆銀幣的黃瀨——

「哈、哈哈……你要殺死我、嗎、黃瀨、君」

 

  黑子伏在地上,五指在沙地上抓出了幾條痕跡。缺乏血液的吸血鬼沒辦法支撐起已經死亡的身體。

 

求你了……不要看著我,快點、快點扣下扳機吧、快點……

「騙子」

「小黑子你這個騙子」

 

  黑子還有一絲理智尚存的神經控制不住淚水,液體從他本來已經乾涸的眼眶中湧出。

 

 求求你、快點殺了我吧……

 

  冷峻的槍口已經對準了自己,真可惜啊...明明那把槍上還是散發著自己如此喜愛的槍油味。

  為什麼還不開槍呢……黃瀨是想看他最恨的吸血鬼被折磨到生死不如嗎?

「哐當」

戰斧被他扔到了地上,黃瀨抽出一把小刀,用牙齒咬住,右手解開了左腕上的袖子紐扣。

 

 

你在幹什麼啊……

 

  黑子踉蹌向黃瀨的位置移動,一英寸、還差一點

  小刀的銀光在黃瀨的掌心上閃了一下,刺眼的血色充斥著黑子發狂般的眼睛,黃瀨蹲下來,冒出鮮血的左手被黑子抓住。饑餓的吸血鬼開始舔舐人類的血液,傷口很深,甘甜的鐵銹味源源不斷把力量從黑子的舌頭傳到腦中、神經、細胞、手腳每一處的筋腱——

 

  美味

 

怎麼辦、不滿足啊,好像多少黃瀨君的血液都、

實在是太過美味了。

 

  舔食乾淨掌紋上最後一滴血液之後,他閉上眼睛開始繼續尋找指骨上剩餘的血液。

比在黑暗的巷子裡苟延殘喘的人們美味太多了,好想試試看,咬斷最愛的人的大動脈。

 

  黑子一邊混亂地想著一邊吮吸著黃瀨的手指。他沒有逃掉呢……

  黃瀨君,沒有逃掉。

 

黑子驚覺自己的失態,一把推開黃瀨的手臂,不幸用力過猛跌坐到地上。

 

 黃瀨的血漬像顏料一樣粗魯地抹在了黑子的臉上,觸目驚心的殷紅讓黑子看起來更蒼白得像一尊蠟像。

「沒、錯……我是騙子,被製造成吸血鬼的獵人也不止我一個,看到了嗎?」

  黑子撿起那把小銀刀,全力刺向自己的胸膛。

  無形的力量完全阻擋住了刀刃前進的動作。

 

「我沒辦法消滅自己,也沒辦法動其他同類分毫,上帝開的一個完美的玩笑」

 

  一直保持沉默的黃瀨用手帕裹住傷口。

 

  他大概再也不會想見到我了吧,反正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任性一點也可以……黑子想。

  「請殺死我吧,黃瀨君,這是我最後的請求」  

  黑子遞上那把小刀,

「如果可以的話,用掉那七枚銀幣的其中一顆來解決掉我也可以」

 

吸血鬼已經習慣了陽光,但是如果永眠在你的光芒之下,對我來說或許是救贖吧。

 

 

>……

 

「青峰君、青峰君……?喂,醒醒啊青峰君!」

 

「抱歉呢哲也,不小心咬太深了,真可惜啊我們失去了一個很強的家人呢…大動脈完全撕裂了……他的光太過強烈了,沒辦法和我們一起生活在黑暗裡吧」

  

  赤司征十郎充滿憐憫地闔上了青峰的眼睛,黑子從赤司的指縫間最後一次凝視那雙深海一般的瞳孔,只不過屍體只剩下了空洞的眼神。

「歡迎來到我的家族,哲也——」

「不要! ! ! ! ! ! ! !」

  深紅色頭髮的男人身上濺上了一片漂亮的血色,黑子的血液濡濕了赤司的衣襟,血珠順著黑子蒼白的脖頸往下流,滴到青峰的手上。

 

——黑子的老式長槍突然噴出一陣硝煙,巨大的衝擊力把年輕的獵人擊倒在地。

「吸血鬼不能殺死同類,要好好記住這點哦……哲也」

赤司抓住了那只從槍管中射出的銀質懷錶:                        

「We can easily lose the most precious  things.」

「你自由了,哲也,再見」

 

 

 

>森林

 

 

「只有活著的人可以讓死人回到墳墓」

吸血鬼黑子輕聲呢喃:

「記得嗎?」

 

「小黑子,」

  「『成為獵人,你將無親無故,失去從一開始就不會擁有的愛情,沒有可以信任的友人,面前只有無盡的黑暗,拿起這把戰斧,你就是用謊言和理智製造的獵人,即使這樣,你也要和我並肩作戰嗎』」

  黃瀨用沉緩的語氣複述出黑子在槍房裡把斧頭交給他的時候所說的誓言,

「我覺得,你說的這些都是錯的」

 

「我是獵人,但是我有家人、愛人、和最好,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他讓我用理智武裝起自己,授予我窮極一生的知識」

 

「我愛你,小黑子,無論你是吸血鬼抑或是人類,你的心依然是我最迷戀的寶物,這不是你一個人的戰爭,是我們的戰爭」

 

小刀從黑子手中掉落,還沒凝固的溫熱的血液從他嘴邊滑落到下巴,滴在他關節分明的手指上,但很快濃稠的紅色被沖淡了,圓形的,更加明亮清澈的液滴在上面展開了一朵花,淚水順著黑子的鼻樑流下。

  

  「歷史可能會銘記你……但是那不重要對嗎黃瀨君……」

 

「如果這是你的本意,與我永遠繼續這場戰爭,用無限的時間建立你夢想的國家……」

「是的,這樣我們可以永遠並肩作戰」

黃瀨握緊那雙血漬斑駁的手,緊緊貼到唇上。

 

「讓我把你變成永生吧,黃瀨君」

 

E N D

评论
热度 ( 3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