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嗎朋友
::: 請點開全文閱讀:D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黒バス・黄黒」Unknown Line 2

>這是Ghost’Ira’裡的番外 >黃黑←赤 >Harry Potterパロ >守护神是会变化的,請留意時間跳躍。

Unknown Line·2


>二年級

「早安,赤司君」

「哲也,你收到我寄給你的新掃帚了嗎?」

「非常感謝,居然給我的是Silver Arrow啊,青峰君嫉妒得連續把三個遊走球扔到了塔樓的窗戶上呢」

  

  赤司坐到正在翻閱一本厚重的黑皮書的黑子旁邊,圖書館裡靜謐得有點可怕,再加上雖然只是二年級但已經十分有氣場的赤司加入,圖書館的空氣更凝固到了讓人緊張的地步。

  但黑子依然從容地閱讀著那本書,「很有趣呢,預言學什麼的,但是我覺得算術占卜比起預言更加準確的樣子……」


「哲也你在懷疑我家的先知血統嗎?」

「怎麼可能,赤司君能看到未來的一切不是嗎?」

  黑子輕輕笑了起來,一臉輕鬆的表情隱藏在那頂看起來過於寬大的尖頂帽的陰影之下。


「我看到更有趣的東西——」


  黑子把書本豎了起來,往前面翻了幾頁,

「守護神魔咒,可以擊退阿茲卡班怪物守衛的咒語,你知道嗎,赤司君?」

「那是攝魂怪,我會這個咒語啊」


  赤司高傲地揚起下巴,漂亮的曲線從下巴的骨骼延伸到沒有扣緊的領口裡。

  

  黑子並不討厭赤司這點,只是個孩子,但看起來全知全能,又偶爾會露出那種微妙的得意洋洋的神氣,純血統巫師的優越感在這個人身上表露無遺,但赤司征十郎卻願意把家族混血的黑子邀請進魁地奇球隊,和追球手青峰一樣跟他異常親近。黑子把這理解為,赤司只是對他感興趣而已。


  「那麼,可以請你施展一下這個魔法嗎?赤司君,書上說,守護神展現的是巫師的內心,我想知道赤司君的守護神是怎樣的」

  黑子闔上書本,恰到好處的請求語氣既不顯得恭維又不顯得過於迫切,反而更像是朋友間隨意的問候一樣,赤司喜歡的就是這點,跟黑子在一起感到的「舒適」。從那個人身上流過來的暖意令赤司自己比想像中更被他吸引。


「我可以教你,抽出你的魔杖,哲也」

  

  命令式的語氣也不會讓黑子感到不快,這是赤司的家族根深蒂固的習性,就像他們家族裡一直選擇的都是桃木的魔杖一樣,強勢又堅韌。

  

  「接下來要怎樣做呢?」

「重複一次這句咒語,Expecto Patronmm」

「Expecto Patronmm...」

「對,看著我,Expecto Patronmm!」


  赤司的杖尖湧出銀色的霧氣,隨即凝成一隻漂亮的老虎,美麗的斑紋從頭顱沿著半透明的肌肉伸展。「真不愧是赤司君呢,居然是這麼高貴的動物」

  黑子發出了驚歎,儘管平靜但毫不掩飾驚奇的語氣讓赤司更加得意起來。


「Expecto Patronmm!」

黑子也舉起了魔杖,但連一點霧氣都沒有出現。

 

「你要想著你最快樂的回憶,足夠快樂,活著的時候感到最幸福的事情」

「最快樂的?回憶嗎?」

「不一定,讓自己完全沉浸在那種可以驅趕一切恐懼的心情中,搜刮你的記憶吧。哲也」


最……快樂的事。


「Expecto Patronmm!!」

  黑子又一次揮動起魔杖,依然是,不成形的霧氣,但已經是有依稀的形狀了。

「不錯,對高等咒語來說算是很不錯了,但是完全不能驅趕攝魂怪,你需要一個,更加有力,其他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回憶」


「赤司君有那樣的回憶嗎?」

  黑子冷不丁拋出了一個疑問

「什麼?」完全沒有防備的赤司動搖了一下,那頭銀色的老虎消失了。


「……沒什麼,再來一次。Expecto Patronmm!」一條巨型的藍鯨遊動在圖書館的書架旁,環繞了一圈之後,撞出了落地窗戶。

「Perfect.」


「謝謝,赤司君,我剛剛在想赤司君邀請我進入魁地奇隊伍的事情」

即使沒有牆上火把照出的火光掩飾,赤司臉上的熱度也能清晰看見。


>三年級

「小黑子!小黑子的守護神跟我的是一樣的呢!」

「……你想炫耀嗎黃瀨君」


  紅色的瞳孔中映出一頭漂亮的銀色獅子,金色的瞳孔中映出了和守護神獅子一樣,是半透明的黑子哲也。


评论
热度 ( 8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