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圖這輩子都不可能有的,只有魚是真實的。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黒バス・黄黒」熱感癥

太熱了。


  「……喂喂,這裏是黃瀨家」

  「早安,黃瀨君,我是黑子,那個...抱歉、我今天不去街籃了...」

「咦……小黑子生病了嗎?」

「嗯,再早一點的時候出去慢跑結果中暑了,現在被冰袋壓在床上靜息」

「……我坐京成線過來大概,大概十分鐘,小黑子一個人在家嗎?」

「誒?是的,不過不用麻煩──」

「很快就會到的,拜拜小黑子」

  ……攜帶顯示出「通信終了」,這是第一次先被黃瀨君切掉了通訊。那塊小小的屏幕逐漸暗了下來,先前開啟了節電模式,現在黑屏上顯現出的只有我自己模糊的倒影。

  本來沒打算給他打電話的,就算打了電話也不知道說什麼,取消街籃的話其實直接可以發簡訊給赤司君……

  什麼……

  自己居然開始覺得跟赤司君溝通會比黃瀨君容易得多,開什麼玩笑……

  黑子移走額頭上的冰袋,那上面液化的水滴已經開始順著塑料包裝淌進了藍色的劉海里。黑子始終覺得這個看起來很清爽的髮色並不能讓夏天的時候感到涼快一點真是缺陷,還不如再剪短一點。

  啊,剪短到像國中那樣子或許不錯。

  黑子把腳移下單人床,伸到拖鞋里。但是一站起來的瞬間又感到重心不穩,奇怪的重力方向使他差點往後倒回了床上。

  我應該沒有低血糖癥才對。

  黑子還是站起來,有點搖晃地走到盥洗室,他把頭貼到鏡子上。有點錐心的涼意深入額頭,但是在這種快感襲擊到神經之後又突然消失不見,反而變成了腦內的鈍痛。

  「唔、」

  黑子也不太清楚是中暑了還是什麼問題,他感到焦灼但是並不是肢體失去力量。更像是一顆篩子在棋盤上飛速轉動但是始終找不到墜下的方向一樣。

  或許這樣會冷靜一點。

  花灑被他抄了起來,他閉緊了眼睛,水流從頭頂沖刷下來。七月份,但是水的溫差居然會感到刺骨,剛剛不是還覺得很熱的嗎……黑子用手肘關掉了水龍頭,從架子上扯下毛巾──

「鈴﹣﹣」

「小黑──子﹣﹣?」

  被門鈴不太出色地處理過的電子聲傳入玄關,水還在順著黑子的髮梢往下流,有些流進了眼睛裡,黑子看不清室內鞋在哪裡,只好眯著一隻眼睛去開門。

  「打擾了,小黑──咦,你沒事吧?」

  他還沒恢復視力,視野範圍暫時只能接受到一片金色和室外刺眼的陽光。

  當陽光從門縫偷偷泄入玄關時,本來辛辣的溫度卻突然變得沉靜下來。

「黃瀨君……抱歉剛剛稍微淋了下水,請進來,你要喝茶嗎?」

  

  黑子拉開保險栓,他擦乾了眼睛裡的水:只穿了黑背心跟牛仔褲的前隊友有點僵硬地站在玄關門前,黃瀨一隻手在揪著一撮劉海不停地整理著,但是他只是不知道目光該往哪裡放。

「呃……小黑子……」

  黑子反應過來,開始迅速地尋找讓黃瀨不自在的問題。

  糟糕……

  他渾身都是濕的,為了涼快挑了最薄的那件白恤衫來穿。但是從盥洗室出來之後卻突出了這件恤衫的缺點:水漬斑塊爬上黑子的身體,正隱約地透出膚色。

  「抱歉我先去整理一下,等等──啊!」

  黑子急躁地轉過身去,卻被絆了一下,但是黃瀨的手臂及時抓住了他──

  沒阻止他過來真的不太好。

  一點朦朧的記憶斷片快速地跳躍進黑子的記憶區過了一遍,大概中二的時候也有這樣獨處的經歷。只是那時候兩個人都被大雨澆透了,他們躲進了最近的一個體育準備倉庫里避雨。但是在那個乾燥又陰暗的倉庫里稍微走的太近了一些……

  什麼太近了啊…差點就沒有控制住自己。

  黑子的耳根開始發燙,平時對待自己的情緒管理一如既往的遵循了前隊長的吩咐,剋制感情,隱沒存在感,把旁人的注意力引導到別的地方去。

  但是微妙的是Misdirection對黃瀨來說它的作用幾乎發揮不到10%。

  黑子為這個缺點感到惱怒不安,他沒辦法忘記在倉庫的黑暗中仍然被那雙香檳色的眼睛禁錮住視線無法逃離的危險情況。

  它們很漂亮。

  但是危險…

  黑子那時用盡了全部的自製力不讓自己掉進Trap里,但是在強迫自己清醒過來之後再次衝進倉庫外的豪雨時,腳步卻邁不開。那個自己不願意叫做「本能」的聲音在催促他回去。直到他打開門跌坐在玄關臺階上的時候,黃瀨涼太的味道還在嘴唇邊徘徊。黑子用輕顫的手指去接觸嘴唇,一點點伸進去...

  那種味道已經佔據了整個口腔,多半連腦神經也被接吻的快感撼動著。

  在扔下黃瀨之後黑子第二天在家躺了一整天,他不停地閉上眼,睜開,天花板還是老樣子。但是身體像發燒了一樣滾燙:這就是發燒,發燒了所以腦子不清醒了而已。黑子嚴厲地告誡自己。他把這個經歷處理成﹣意外。

  但是黑子幾乎不知道黃瀨並沒有跟異性調情的經驗,更別說是同性了。就像黃瀨掌握的完美的模仿技能一樣,全部都屬於本能。

  黑子最大的缺點就是會被光吸引。

  

  現在曾經扯開他的鈕釦的手正穩重地環在黑子的左側腹部上,讓他不失去平衡。黃瀨手心的溫度透過那件已經浸濕的恤衫傳過來,力度都靠手指分散,施展在肋骨上。

  好害怕……

  黑子閉上了眼睛。

  「小黑子還是先脫掉恤衫,會感冒的」

  拒絕的話也沒辦法說出口,等他回過神來已經被解開了兩顆鈕釦。濕潤的皮膚裸露出來,屬於黑子的淡膚色上面還有點泛紅。黃瀨沒有留意到黑子已經整個僵硬到不敢動,一邊擔心的對付著剩餘的釦子一邊說:

「本來打算帶電解質水,不過小黑子應該喜歡寶礦力,所以兩種都帶了,退熱貼和循環用的冰袋也有……啊我還帶了錄影帶,如果要我陪你過夜的話,我記得這禮拜小黑子的父母都出去了吧」

  太焦躁了。

  「嗚……」

  黑子極力逃避心中奇怪的情緒湧動,理性上應該對黃瀨說點什麼感謝,但是另一邊的大腦卻開始為黃瀨說的留宿感到緊張不已。

  千萬不要抬起頭……拜託你千萬不要

  黃瀨的目光與黑子第一次碰撞了,黑子的瞳孔放大,臉上一片潮紅。

  黃瀨對這個表情並不陌生,它在上一次黑子逼自己說出「我…喜歡黃瀨君」的時候出現過,只不過他辨別得出現在這個狀態更迷茫。

  七月,還沒進入完全的夏天,六月帶來的不安延續到七月變成了慾望。

  所以是夏天的溫度把它催化了嗎?


  黃瀨的手的溫度非常舒服。

  貼在黑子開始冷卻下來的背上面,順著脊骨延下,興奮的信號開始攀爬。

  黑子決定自己解決那份煩躁感,乾燥的唇渴望水源。眼球拒絕了所有畫面信息,黑子踮高腳,他抓住黃瀨的前襟,親了上去。

  至少是解決不安的辦法。

  夏天不太需要理智,反正過了這個太灼熱的今天之後再忘記也不錯……

  但是為什麼要忘記呢?


  結果黃瀨並沒有黑子想像中那麼容易控制自己,他直接用舌尖突破了黑子的防範,沒有任何接吻技巧地開始攪動。好像在挑釁一般,是今天的黑子哲也表現得太過軟弱了嗎。

  才不是……把主導權交給你……

  不甘心也是黑子的缺點之一。

  太容易被刻意的挑釁吸引了,黑子開始啃咬著黃瀨。但是又被開始溫柔起來的吻降低了速度。

  果然還是有經驗……

  只是希望經驗都是從跟自己調情產生的。

  

  稍微欺騙自己夏天也是自私的理由好了。

  「嗯……」要是能鍛鍊得不會被黃瀨君的接吻引誘就好了,但是很舒服,焦躁感也被壓下去了,逐漸變得安心起來。

  黃瀨轉移了目標,他開始舔舐黑子的耳根。

  「黃瀨君……黃瀨……唔嗯」

   頸窩被咬了一口,真像吸血鬼一樣。黃瀨君從來都不溫柔,只是我很喜歡他對感情隨心所欲地的這一點才會想要偶爾放縱他一下吧。要是一直不接受說不定什麼時候黃瀨君就會變成狂犬,這份愛大概就變質成執念了。


  「小黑子在騙我嗎,明明冷的像ガリガリ君一樣」

  「啊……嗚……?」

  黃瀨的左手伸入了黑子寬鬆的七分褲里。


  「自我暗示讓小黑子自己的體溫升高,然後看起來像發燒了一樣吧、很狡猾呢小黑子,為了讓人來『冷卻』,明明這麼冰」

  黃瀨舔著黑子的指關節,牙齒不時會摩擦到皮膚。

「痛……!」

「為什麼……為什麼小黑子這麼彆扭,如果想要見我──」

啊,這是那份焦躁感。

「想聽到我的聲音」

第二份煩躁感來源於此。

「想要──」

「我想被黃瀨君抱」

第三份夏天的不安。


  「其實不用說出來,也不需要自我暗示也可以哦小黑子」

  「誒?」黑子的視野不太清晰,「……我比小黑子認為的更了解你」


  現在才是熱感癥的開端。

  在倉庫軟墊上被壓住的時候就很想這樣做了。

  黃瀨君的溫度開始融入進來──






评论
热度 ( 5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