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嗎朋友
::: 請點開全文閱讀:D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Hannibal • Hannigram」Bûche de Noël



                                                            ***

  Bûche de Noël is a kind of Yule Log Cake with Coffee Buttercream and Ganache from France.


  Dr.Hannibal.Lecter聖誕節一禮拜前就終止了所有的預約,他幾乎提前了一個月給每位焦慮不安或者精神恍惚的病患們逐個發去了措辭禮貌的郵件:內容無非是建議他們放鬆自己,找個溫暖的地方與家人共度這個被吵雜歌曲跟紅綠配色粗魯塞滿了的平凡日子。即使它是為了紀念某個人的誕生,對Hannibal來說也別無差異。

 

  聖誕老人只會給孩子送禮物。
  而且他沒有壁爐跟煙囪。

  Hannibal.Lecter沒有親人,也沒有需要互相贈送賀卡的對象。他暫停節日的工作只是像往常一樣而已,這意味著他可以從巨大的冰櫃里取出幾天前就收集好的食材做一頓盛宴,但是可以款待的對象也只有這棟屋子里的醫生自己。Hannibal嘗試致電給Dr. Du Marurier,但那頭的心理醫生明顯已佳人有約,平淡地以「抱歉Hannibal,我只是你的醫生並不是可以共度佳節的朋友」婉拒了他的晚宴。

  Hannibal切斷了電話,他的茶几上沒有通訊錄,寥寥可數的幾個「朋友」都不喜歡與人溝通。去年的聖誕節Hannibal也只寄出了一張賀卡──收件地址是巴爾的摩精神犯罪病院。

  他不能確認自己親愛的病人到底有沒有收到那張賀卡: 高級手制棉漿紙的每一個邊緣都被Hannibal仔細磨平過了—「只能遞給他柔軟的紙張」-紙張只簡單地融入了「Merry Christmas, Will」的普藍色墨水,外加上一點淡淡的壓花。上面沒有馴鹿的圖案,他肯定那是貓鼬最不喜歡的生物。另外FBI行為分析部的上司禁止Hannibal前往巴爾的摩聯邦精神病院,Hannibal可以從Jack Crawford永遠皺著的眉間里看到他的憂慮:Uncle Jack不希望他家的獵犬再將它尖銳的利齒刺入它的飼主軀體內了。

  巴爾的摩精神病院受到了史無前例最嚴密的監控,猶如坐落在深海之中的牢獄一樣,連內部的殘喘跟嘶吼也伴著窒息的氣聲。房客們被Dr.Chilton碾壓著頭腦、那些崩潰成碎片的思維潰堤而出,氾濫成無數泡沫。不難想像到Will要如何保護他那救命的天賦:如果他足夠聰明,就能在Dr.Chilton的精神拷問中使自己共情成另一個人,向這片陌生的人格尋求暫時的庇護,否則Chilton不會放過他,當然看見他可愛的貓鼬重蹈那位他的槍下亡魂醫生的覆轍也不錯:說不定Hannibal能看見他綴滿了血色的「聖誕禮物」站在辦公室門外;但Hannibal在Will心中埋下過對抗其他精神攻擊的武器:只要Will還記得他最親密的醫生對自己做過什麼。這將成為Will的鐵甲,如果Hannibal現在能站在那棟玻璃隔離門前,越過形同虛設的保護措施直直地看進Will灰藍色的瞳孔裡,他希望被自己精心栽培過的這株植物能長滿了鋒芒、那粗魯地刺進自己虹膜裡的眼神一定是惡魔最甜美的果腹之物。

  I miss him so bad.

  Starving.

  Hannibal舔了舔有點乾裂的薄唇,拉開辦公桌抽屜,他取出抽屜深處的一份包裝精美的禮物:黑色絲帶,與他的辦公室牆紙同色的包裝紙。那是他去年打算送給Will的禮物,今年也依然沒辦法突破Jack的重重枷鎖送到Will手中。痛失了手下實習生的FBI負責人不顧一切地試圖把他支離破碎的貴重茶杯粘合起來。他甚至為了安全隔離Will•Graham而強制讓他戴上了一塊透明的口枷:誰知道他能咬下什麼,即使身陷牢獄。Dr.Lecter甚至沒有考慮Will是否願意接受他的禮物,他只是在每個節日準時的寫一張漂亮的卡片寄往那座監獄。給Will寄信的一定只有他一個人,Will在FBI行為科學分析部的課堂上還沒有得到學生的那麼多崇拜與青睞。

  Hannibal把禮盒上的絲帶解開,重新纏繞起來,端端正正地在右上角打了一個結,拿下那張去年寫好的禮品卡,重新換上了新的一張。

  太安靜了。

  他的房屋坐落的地方不算特別繁華,聖誕節的一切噪音都被門牢牢禁錮在那些歡樂的家庭里了,Hannibal的辦公室靜的出奇,也許只是少掉了他的病人帶來的各種失控的情緒和錯亂的時間斷片。Will令人發狂的噩夢與思緒糾纏著尖叫也隨著他離去。

  Hannibal拒絕吸入這裡的空氣,沒有Will的味道的空氣顯得如此蒼白,甚至刺痛了他敏銳的嗅覺神經。他決定走出室外換走身體里這股微妙的失落感。

  要是他的獵物這時候能在他漂亮的流理台上,那才是聖誕。

  Dr.Lecter跨進室外那片單調的顏色里。

  乏味。

  他吸入的空氣這樣告訴他,太乏味了。被厚雪帶走的這個地方的血腥味已被埋藏在深土之下。

  Will isn’t here.

  這實在太粗魯了,擅自奪走自己食糧的Hannibal•Lecter,開始後悔起了把Will送進巴爾的摩的決定。

  一點細碎的雪花從沒有顏色的天空里出現,沿著無規律的路線飄落在Hannibal門前的榭寄生上。Hannibal仔細盯著那深綠中最純粹的顏色,內心被揉進了一份意料之外得調味料。

  Get Will.

  For what?

  For Christmas.

                                                               ***

 

评论
热度 ( 3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