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嗎朋友
::: 請點開全文閱讀:D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Hannibal • Hannigram」Vanilla Crème Brûlée

「⋯⋯嗚⋯⋯⋯⋯唔」
「又做噩夢了嗎,Will」
「Abi⋯⋯Come back⋯」
「你在說什麼呢,Will,Abigal在城西好好地上中學呢」
Hannibal探出半個身子道雙層床欄杆外,一團黑影在地板上瑟瑟發抖。Hannibal嘆了一口氣,睡他下鋪的室友不怎麼睡過安穩覺,時不時會在夢中斷斷續續地呻吟、甚至咆哮,被噩夢追逐。
「Wake up, Will. Here I am.」
黑暗中牙齒碰撞的聲音更大了,在夢中行動的Will Graham劇烈的痙攣甚至碰掉了Hannibal放在書桌上的解剖筆記和一卷地圖。暗紅色封面的筆記本啪嗒一下掉落在地,攤開到一頁Lecter手繪的心臟切面素描。
Will睜開了眼睛,他渾身都被冷汗浸透,凍得失去了連續說話的能力。那雙平日穩穩地操控手術刀的漂亮的手也抖得不像話,直到一個又大又溫暖的物體把他從頭到腳包裹起來。
「放鬆」
Hannibal扯下了自己的毯子,跪到牆角,用毯子緊緊地擁住了Will。他把毛毯蓋在了Will的一頭凌亂的卷髮上,橘色的毯子把Will的赤腳也嚴實地蓋了起來。Hannibal Lecter攬住了Will,寬大的手輕輕按在他脖子後,Will的鼻子抵在Hannibal的肩膀上,那股淡薄的香味喚醒了Will。
Will僵直的身體在Hannibal的懷抱裏柔軟下來,他沒發現嘴脣已經被自己咬破了,還在輕微地顫抖。Hannibal什麼也沒說,只是輕柔地加大了力度,直到Will完全順從地埋到了自己懷裡并停止顫抖。他捧起那張藏在毯子下的臉龐,拇指拭去上面的汗水,接著沿著眼袋擦去了淚痕,Will不再逃避他的視線,他在黑暗中唯一能分辨出的顏色只有Hannibal灰褐色的眼睛。
簡直像月光照射在鋪滿一層碎葉的土地上的色彩。
Will閉上了眼睛,感受著Hannibal的輕吻帶來的平靜。他嘗到細微的鐵鏽味,還有他的室友的氣息,迷濛的霧一般的氣息滲入Will的鼻腔裡。
「How do you feel?」
「Better.」
宿舍門上掛著的鐘輕聲鳴叫了一下。
「Happy New Year, Will.」
Will Graham的鼻子摩挲了一下Hannibal藏青色的睡衣衣領。

评论 ( 2 )
热度 ( 5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