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嗎朋友
::: 請點開全文閱讀:D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Daredevil/Spider-man」Episkey 愈合如初 01 (HP AU,R)

愈合如初

* * *


    「熒光閃爍」
    

    這真的不是個好主意。彼得·帕克醉醺醺的舉著魔杖,並且盡量壓低它的亮光。本來他應該在日落之前就和其他格蘭芬多的學生結伴趕回城堡,但是某個可惡的格蘭芬多追球手硬是跟彼得說他對於某條從蜂蜜公爵的地下室穿回城堡的密道堅信不疑,并固執的塞給彼得又一杯又熱又濃的啤酒(可能是今天的第五杯)。然而,強尼卻丟下了喝得雙眼朦朧的彼得,轉身就跟一個咯咯笑的紅髮女孩表演他的無杖魔法去了。    

    「愚蠢的烈火術...」彼得透過冒著泡的琥珀色玻璃杯看著強尼和那姑娘的身影穿過了吧檯後面的倉庫,打著嗝詛咒道。

    「學生!你怎麼還在這裡?霍格沃茲的宵禁早就開始了!羅斯莫塔夫人,您看這裡還有個小鬼頭!」其中一個掛在房梁上的風乾人頭吵著吧檯的方向大聲喊。彼得趕緊走出了三把掃帚,霍格莫德的街道上卷著一團團的雪花,他才往霍格莫德車站走了幾步眼鏡上便蒙上了一層薄霧。

    好吧,彼得·帕克,是時候試試看該死的強尼·斯通推薦的地道了。彼得對自己說,依靠著黃油啤酒在自己胃裡點燃的最後一絲熱量抬腳往蜂蜜公爵走去,順道用魔杖給自己施了個幻身咒。在幻身咒起效的那一瞬間,黃油啤酒最後一點魔法也失效了,不過彼得並沒有預算去購入一件隱形斗篷,況且幻身咒帶來的寒意和外面的十一月寒風比還相差甚遠。

    他幾乎是磕磕絆絆的摔進了蜂蜜公爵倉庫里通往城堡的密道,裡面可真暗啊,彼得再次小聲念了「熒光閃爍」之後才看清腳下的路。不過他眼鏡上的雪水開始快速融化,冰涼的水珠滴在彼得略略潮紅的臉上。妖精叛亂時期修建的古舊地道在嚴冬顯得更加陰冷,熒光咒閃爍著的那一小圈灰藍色光芒只能照亮地道小小的一側,果不其然,彼得還是被絆了一跤,魔杖脫手飛出,他則順著向下的傾斜地勢一路滾到了活板門前,魔杖則不偏不倚地戳在他肚子上。

    「梅林的鬍子!」彼得忍著鈍痛嘶嘶作聲,撿起魔杖從活板門里爬出,在他進入城堡的那一刻,一股暖流從他那凌亂的棕髪上傾瀉而下,甚至稍微緩和了他撞得淤青的膝蓋和手肘。「肯定是幻身咒被城堡的保護咒取消了。」彼得把亮著光的魔杖盡量壓低在斗篷下,他輕輕將駝背獨眼巫師石像推回原處,發現自己從三樓的走廊里鑽了出來。現在想必是深夜了,連黑魔法防禦教授辦公室的燈光都滅了,彼得想著如果被費爾奇或者是他的貓發現還能用去醫療翼的藉口搪塞過去。可惜三樓除了一副睡著的肖像外,並沒有發現其他的暗門可以幫他更快的溜回格蘭芬多男生寢室。

    「嘿,先生,你這裡可以走嗎?」彼得輕輕的敲了敲睡著的肖像畫框,畫里的老頭迷糊的哼哼著旋進了墻里,露出一條樓梯來。彼得想也沒想就踏了進去,畢竟走主樓梯一路爬到寢室塔樓實在是太冒險了。霍格沃茲的鐘樓此時悶悶地撞響了午夜的鐘聲,彼得在它響起第三下的時候從另一幅掛毯後面鑽了出來。「糟糕!」他舉起魔杖,瞇著眼努力辨別著這層從未到過的走廊,他知道這一層有個危險的密室經常貯藏著違禁物品或者是校長的好友臨時託管的寶物。走廊兩側排列著吐出藍色火焰的石獅子炬像,彼得看到自己的影子和幽幽藍光攪在了一起,在月光下跳動著。

    不遠處的鐘擺搖曳聲帶著平穩的節奏敲打在彼得的耳畔,伴著長廊的冷風,令他的醉意和燥熱消下了一半,彼得不禁打量起這個陰氣森森的長廊來。長廊的擺設不多,除了火炬以外只有三四副冷冰冰的盔甲和黑暗盡頭的那個木門。「嘎吱」彼得被突然動了一下的盔甲嚇得跳了起來,說實話在霍格沃茲念了將近三年他還沒有完全適應這個城堡里一切不尋常的古怪事物,三年前他還在一個平凡的家庭里和他的麻瓜姨母生活,直到自己的房間裡幾乎被錄取信淹沒,在霍格沃茲禮堂吃的第一頓晚餐還被鬼魂們嚇得夠嗆,雖然之後他已經能熟練的和朋友調侃那幾個歪七扭八的鬼魂騎士了。但是從學長口中聽說的城堡各處的密室,地牢,食尸鬼或者是別的黑暗生物依然帶給彼得過多的想象空間,比如像現在一樣,他在感受到寒意侵蝕之時便聯想到了攝魂怪。

    不會吧,霍格沃茲不會有攝魂怪的。彼得幽幽的想,背上的冷汗不舒服的黏在了他的襯衫上。此時一種輕盈的液體低落聲響了一下,就像,就像——

    血。

    彼得迅速地側身躲在了那副哼哼了幾聲的盔甲後面,他發誓這絕對不是他的過分想象,他是真的聞到了血腥味和袍子下擺摩挲地磚的聲音。鐵鏽味越來越濃,一個陰影一點點放大,將一旁的火光籠罩起來,那好像是一個散發著濃烈血液氣息的人。

    總不可能有早上被遊走球打壞了鼻子的選手現在還止不住血夜遊學校吧。

    彼得每一根緊繃著的神經都在大聲尖叫,他試圖把自己縮成一個小球,頭埋在肩膀里,像他的脾氣很大的貓頭鷹一樣,希望這個無論是什麼的東西快點走開。

    腳步聲漸行漸遠,彼得豎著耳朵靜候著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不速之客走遠,他聽到腳步聲突然消失了。

    太走運了!

    彼得用右手迅速的撫摸了一下左臂來消除緊張感,接著他站了起來打算尋找一處可以到達寢室的樓梯,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依然在他身體里作祟,彼得輕輕地哼起了「我找到了一個方法」來給自己壯膽。

    就在他走到四樓拐角,眼看著可以踏上那座正在旋轉到平台的樓梯時——

    「嗨」

    旋即彼得全身的汗毛都倒豎了起來,那陣消失的血腥氣突然出現在他后脖子處并無限籠罩著他的鼻腔,在感到尖銳物接觸到自己的頸窩那一刻彼得嚇得失足從平台上掉了下去——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