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圖這輩子都不可能有的,只有魚是真實的。
※蛋白質的password是mattpeter,小心背後。

「Daredevil/Spider-man」Episkey 愈合如初 02 (HP AU,R)

接上 點此可以看01


* * *

彗星260

    

    「然後你們猜怎麼著?」

    「……你摔得腦漿四濺然後得了嚴重的腦震蕩到現在還在和朋友們大聲吹牛?」

    「我本來是要說我浮起來了!在半空中自己就浮起來了,四平八穩地跳到了地上!」彼得有點洩氣地補充,面前的山姆正在把最後一塊三明治塞進嘴裡并仰頭猛灌了一口南瓜汁,含糊不清地朝彼得瞪著眼,「介已經似你姜介過故四的第八百遍啦!(這已經是你講這個故事的第八百遍啦!)」等他把那口豐盛的加了雙倍蜂蜜黃芥末醬的三明治吞進肚子里之後,他朝彼得翻了個白眼,「我知道你又要說自己是哪個懂得懸浮行走的巫師的後人,但是拜託,麻瓜世界里也有用噴氣背包的人啊,不聽你瞎胡說了我要去上占卜課了。」

    彼得鬱悶的草草吃完他的早餐,連日的陰雨讓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更別提為了應付O.W.L.S.,所有教授都發了瘋一樣佈置了足以把魁地奇球場鋪滿的羊皮紙那麼多的作業。連一向對學業游刃有餘的格溫早上也只和彼得虛弱的打了一聲招呼就消失在了肖像洞後面。    

    陽光難得地從鐵灰色的天空中爭取到了一席之地,彼得惋惜地看著光芒好不容易擠掉烏雲,他卻有著密密麻麻的四節課要上。突然,他有了一個主意,向前往課室的學生人潮截然不同的方向撒腿就跑。他奮力跑過禮堂前院,在高架石橋上飛奔著,連袍子邊上濺滿了雨水也不管,直到他跑到了高架石橋大門,那裡有一個小小的清潔柜,裡面存放著好幾把破舊的公用飛天掃帚,彼得熱愛任何能讓他飛馳的工具,但是他自己還負擔不起一把嶄新的新型號掃帚。掃帚柜里零零散散的躺著四五把彗星260,去年彼得曾經用其中一把又舊又破的彗星在魁地奇學院杯比賽中打敗了斯萊特林的找球手,準確來說,他和那位找球手騎著掃帚在賽場狹窄的地下甬道里激烈地搏鬥著,互相都想把對方擠下掃帚或者是一頭撞上甬道里的木梁,最後彼得在最後一刻抓住了金色飛賊險勝斯萊特林,對方的金髮找球手的鼻子撞斷了,臉上鮮血橫流,但是這看起來像是純血統名門的選手賽後竟然給了彼得的肩膀結結實實的一拳,欲言又止的樣子。總之奧斯本少爺之後就成了彼得的好友,儘管他不是那麼樂意和他其他的朋友待在一起。

    「你好呀暴脾氣。」彼得熟練地從中挑出那把他常用的掃帚,掃帚在被他觸及的那一剎顫抖了一下,然後又平又穩地載著他飛出了橋外。

    彼得像一隻鳥一樣沖向天空,那片暗淡而哀愁的烏雲仿佛被劃開了,他響亮的歡呼和他的老掃帚在空中一閃而逝,彼得輕輕地扭動了一下手腕,掃帚便依他的意願駛向了石橋,他飛的那麼快,還有點刺骨的三月寒風刮在他臉上,但是彼得不在乎,他的掃帚正全速飛向石橋,眼看著快要撞上的時候——

    「來吧暴脾氣你可以做到的!」彗星鋒頭一轉,帶著彼得從石橋狹窄的橋洞里飛過,向下驟然一降,極限地貼近湖面飛著。霍格沃茲的塔樓離他遠去,所有的山湖景色都籠上了一片墨綠,顯然陽光還沒有追上彼得,他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同時又貪婪的大口呼吸著雨後的空氣,彼得伸出左手探進湖水里,看著那片被連綿大雨擦拭得比水晶球還要漂亮的湖面被他攪出一片浪花,湖水意外地沒有給他帶來赤骨的寒溫,相反,它是那麼光亮柔軟,仿佛是一塊祖母綠的天鵝絨,或者是那孔雀的長尾巴,湖水的溫暖一點點的從彼得的指尖滲入到他心中,幾隻貓頭鷹從禮堂里飛出,好奇又帶著挑釁地在彼得的一側拍打著翅膀。掃帚帶著他輕快地劃過黑魔法防禦課的塔樓,彼得發誓他看見了教授從塔樓小小的窗戶里向他瞪圓了眼睛,他越攀越高,繞過了男生寢室塔樓和貓頭鷹塔樓之後,彗星和他淺淺的降在了黑湖旁的一處剛被曬熱的草坪上。那處草地剛長出新綠,彼得從掃帚上滾到了草坪上。

    「嗷!」顯然他高估了草坪的柔軟程度,他的掃帚也滾在了一旁。彼得把鞋襪丟在一旁,伸手扯掉了自己的金紅相間的領帶,雙手舉過頭頂把套頭毛衣也換了下來,只留下單薄的襯衫和褲子。他看到黑湖不再平靜,因為霎時天空裂出了一片蔚藍如彩釉,深不見底的黑湖被突然醒來的大章魚攪動起來,一陣氤氲上升后,珍珠光澤般的綠和銀從湖底翻了出來。彼得躁動的內心忽然冒出一個主意,他走向高處的草地,綠草刺痛了他的腳板,但是彼得依然深一腳淺一腳地大步邁向前往,最後輕輕地從草地邊緣的懸崖上一躍而下。

    十五歲的格蘭芬多男孩像顆光滑的鵝卵石一樣,噗一下掉進了湖裡,甚至沒有帶起十分大的水花,也沒有任何人看見他。在他沒入水中時,所有聲響都被灌入耳中的湖水奪取,像一台突然被拔掉插頭的收音機一樣,鳥鳴,搖曳的樹葉,遠處上課的學生喧鬧,以及彼得的喘息聲都消失了,他大膽地睜開眼睛,在湖中下墜著,被水托起的衬衫轻柔地起伏,彼得蹬了蹬腳,減緩了下沉速度,他想給自己施一個泡頭咒,但右手停在了水中。他憋著氣,伸長了雙手撥開淺綠色的湖水,他聽到自己的心臟在用逐漸增強的節奏敲打著胸腔,湖水將他推向了一處石壁,彼得瞇起了眼,他看到更深的石壁下有暖黃色的亮光透了出來,他向下游去,或者更像是隨波逐流。亮光在糾纏的海草下閃爍著,在彼得臉上描上了點點光斑,他穿過那片酣热的水域,浮在了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前。

    地牢巨大的落地窗嵌在岩石中,燈光從綠色裝飾的房間里冒出來,也染上了一點橄欖色,彼得聽不見任何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里的聲音,他吐出了幾個泡泡,四肢輕柔地擺動著,無論他在霍格沃茲待了多久,這座城堡永遠有不為人知的美妙藏于深處。彼得努力地辨別斯萊特林地牢里的裝飾:銀蛇檯燈,綠色的掛毯,書架,還有可以容納多人的沙發——那上面只懶洋洋地躺了一個人,他枕在長沙發的把手上,穿著皮鞋,一枚銀色的胸章在他的袍子上亮晶晶地閃著,上面刻了一個P字。那個學生輕輕晃動著他的腿,手在一本擱在他身邊的書上來回移動著。彼得感到困惑不已,因為那人直勾勾地盯著盯著天花板的水晶吊燈,沒有眨眼,也沒有注意到窗外漂浮著一個格蘭芬多學生,彼得的身子阻擋住了一部分泄在他臉上的陽光。彼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然想張嘴喊他一聲,他的手還沒有碰到窗戶玻璃,便被一陣水壓拍打下去,大量湖水灌進了他的喉嚨,粗暴地湧進他的肺里,彼得驚慌失措地在水裡拍打著手腳,他的魔杖掉到了湖底,一個龐大的陰影籠在他的頭頂上,大章魚醒了,正飄在他的頭頂。彼得無法抵抗洶湧的湖水,身體向下沉去,意識也被逐漸剝離開他的腦海,他徒勞的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向窗戶里的人發出一聲含糊的呼救。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Kreslit | Powered by LOFTER